手握18亿现金却拿不出六千万分红?辅仁药业被上交所问询

  2万多名辅仁药业(600781)投资者昨夜无眠,说好的派发红利,却被公司放了“鸽子”。

  7月19日晚间,因重要事项未公告停牌一天的辅仁药业披露了一则《关于调整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有关事项暨继续停牌的公告》。公司表示,因资金安排原因,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,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。

  奇怪!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合并报表上明明显示有18.16亿元的货币资金,却竟然连6000多万说好的分红款都拿不出来?

  随后,上交所的问询函拍马杀到,要求公司核?#30340;?#21069;的货币资金情况,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。

  迟来的分红还放鸽子

  说好的分红却在最后一刻告诉你没钱,这种事儿中证君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  按照一般处理方式,公司会将分红款基本准备就绪后发布权益分派实施公告。公司在7月16日披露了《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》,确定的红利派发股权登记日为7月19日,现金红利发放日为7月22日。

  为什么会选择7月22日为红利发放日呢?

  因为按照有关规定,股东大会通过有关派现、送股或资本公积转增?#26432;?#25552;案的,上市公司应当在股东大会结束后2个月内实施具体方案。

  辅仁药业股东大会召开时间为5月20日,也就是说,确定7月22日的现金红利发放日已经是超出了规则?#24066;?#30340;最后期限了。

  即便如此,分红款还是爽约了。

  公司表示,原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、除权(息)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应取消,并申请继续停牌不超过三个交易日,停牌期间,公司将积极做好相关资金准备,另行安排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事项,并重新确定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、除权(息)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,相关进展将及时公告。

  根据公司年度股东大会通过的分红方案,公司以总?#26432;?.27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元(含税)。本次分红不送红股、不以资本公积转增?#26432;尽?#36825;意味着合计分红款也就6000多万元。

  而公司确定这一分红方案的依据是,瑞华会计师事务所(特殊普通合伙)审定的公司2018年度财务审计报告,2018年度,公司实现净利润为8.93亿元,提取盈余公积金10%后,可供分配利润为27.84亿元。母公司2018年?#20161;?#29616;净利润7109.19万元,提取盈余公积金10%,提取后的可分配利润为8983.57万元。

  母公司没钱?

  子公司分红款没到位?

  为何会出现如此情况?

  都在猜……

  一位审计机构人士表示,“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子公司分红没到位”。由于上市公司派发红利是由母公司派发,子公司分红不到位,母公司自然没钱可分。

  这一点在财务报表上得到了验证。

  中证君翻阅公司财报发现,公司合并报表口径2019年一季度末货币资金为18.16亿元,但?#23548;?#19978;公司母公司报表的货币资金只有可怜的11.22万元。

  辅仁药业?#21040;?#22771;而来,因此母公司层面基本是投资控股?#20572;?#24182;不具体开展经营业务,账面资金少,?#37096;?#20197;理解。

  公司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均显示,母公司还有3.53亿元的应收股利。

  2018年年报显示,应收股利分别来自公司的两家控股子公司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(简称“辅仁堂”)、开封制药(集团)有限公司(简称“开药集团”),2018年末,公司对两?#22812;?#21496;的应收股利分别为4157.19万元和3.12亿元。

  而两家子公司拖欠母公司股利应是“惯犯”。在2018年报中,公司披露上述两?#22812;?#21496;拖欠母公司1-2年账龄的应收股利分别为4157.19万元和2.12万元。

  检索辅仁药业历?#25151;?#20197;发现,辅仁堂和开药集团均为辅仁药业从控股股东辅仁集团?#23637;?#32780;来,前者生产中成药,为辅仁集团2006年借壳上市时注入上市公司。2017年辅仁集团控股的开药集团?#19981;?#27880;入辅仁药业。两?#22812;?#21496;为辅仁药业主要经营主体和利润来源。

  两?#22812;?#21496;从报表来看,经营情况尚可。截至2018年12月31日,辅仁堂总资产为13.9亿元,负债为9.07亿元,净资产4.83亿元;2018年度营业收入为5.87亿元,净利润为3420.04万元。

  开药集团在注入上市公司之时,辅仁集团?#23433;?#19982;的13?#36824;?#19996;就承诺其2017年?#21462;?018年?#21462;?019年?#20161;?#29616;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.36亿元、8.08亿元、8.74亿元。从2018年年报来看,开药集团擦边达标,完成了承诺数的103.11%。

  作为同一?#23548;士?#21046;人下的企业合并,子公司尤其是开药集团更是辅仁药业全资子公司的情况下,为何却在分红款支付上一直拖延,以至于辅仁药业无法按期派发红利。这其中的缘由,公司并未予以解释。

  但从合并报表角度来看,尽管盈利状况尚可,但公司财务状况却比较紧张。2019年一季度末,公司账面有18.16亿元现金,变现能力稍弱的应?#29031;?#27454;和应收?#26412;?#39640;达30.33亿元。在负债端,公司短期借款就高达25.29亿元,其他应付款7.18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5.73亿元。

  而2018年年报,这种流动性困难就已清晰展现。比如,公司报告期内通过关联方借款、融资租赁、?#26412;?#36148;现?#21364;?#37327;方式进行融资,2018年财务?#24310;么?.44亿元。

  由于公司母公司?#36127;?#20026;空壳,因此合并报表体现出来的流动性紧张基本体现了两?#22812;?#21496;的财务状况。这可能也是其迟迟不分红给母公司的主要原因。

  上交所紧急问询

  手握18个亿现金,却拿不出6000多万元分红。就在公司披露延迟分红公告的当晚,上交所问询函就拍马杀到。

  上交所要求公司披露以下四个事项:

  一是核实并说明办理本次权益分?#19978;?#20851;资金安排的具体过程,?#32422;?#26410;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,并向投资者充分揭示有关风险。

  二是尽快做好相关资金安排,明确后续权益分派的具体时间,及时对外披露,并做好投资者的说明解释工作。

  三是要求公司核实并说明公司目前货币资金情况,分别列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及其存放方?#20581;?#21463;限情况,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。

  四是要求公司核实并说明与控股股东、?#23548;士?#21046;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和担保情况,是否存在资金?#21152;?#21450;违规担保等情况。

  公司19日晚间另一则公告则披露,辅仁集团持有的辅仁药业2.82亿股股份已被全部冻结,该等股份占公司总?#26432;?#30340;45.03%。公司并未披露股份冻结的原因。但从辅仁药业年报来看,公司大量的借款均是由辅仁集团提供保证。

  在分红的问题上,辅仁药业一直表现不佳,曾十余年不分红被交易所盯上。2018年2月,上交所下发关注函,指出公司长期业绩不佳,连续多年未实施现金分红。

  公司在回复时表示,2006年1月,公司现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完成对公司的?#23637;骸?#20294;由于公司在辅仁集团?#23637;?#21069;未弥补亏损金额较大,?#22812;?#21496;本部没有经营实体,扣除投资收益后均为亏损,不具备现金分红条件。2017年度公司终于实现母公司的可分配利润转正,并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.28元。




(责任编辑:张玲玲)
加载更多

?#25945;?#30697;阵

  • 看西部
   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
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
富勒姆大名单
吉林时时五星预测 北京pk赛车官方网站 传奇娱乐国际app登录 抢庄牛牛系统发牌规律 极速赛车有计划群吗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乐彩骗我30万 时时彩网 新时时五星遗漏 pk10技巧论坛 金苹果时时彩登录 北京pk赛车网址是多少 快速时时正规吗 3d两组7胆方法 牛牛娱乐棋牌 君彩时时彩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