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多年深藏功勋!95岁老英雄张富清:初心如炬

image.png


  图①②③:张富清敬礼照、报功书、立功证书。

  一

  突击!突击!突击!

  1948年,淮海激战!西北激战!为阻敌军支援淮海,我西北野战军布局渭北。359旅困敌于蒲城永丰,高墙工事在前,三名解放军战士毅然决然:加入突击队!

  “突击队”的名头,“敢死队”的觉悟。以身探敌阵,一去难复返。但没有前仆,何来后继?名列三名战士之一,二十四岁的张富清内心笃定:我是共产党员,我不上,谁上?

  战友们知道,这个陕西汉中的小伙子,不一般。

  父亲长兄早亡,母亲体弱多病,张富清年纪轻轻,就不得不去做长工。屋漏偏逢雨,家里唯一的壮劳力二哥,?#30452;?#22269;民党抓了壮丁。为了家里不失顶梁柱,张富清毅然用自己换回哥哥。在国民党部?#27704;錚?#24352;富清做后勤,干不完的?#28216;瘢?#25384;不完的?#25964;頡?#19990;道不公之痛,张富清所感岂止切肤?堪称刻骨。1948年,西北野战军打来,带给张富清自由,也带给他“共产主义救中国”的信念。握着解放军给他的回家路费,张富清决定:不回去了,加入解放军!

  359旅,名号唱响?#22799;?#28286;,敢打敢拼无孬种。张富清加入718团2营6连,身在其中,毫不逊色。心中有信念,战斗不怕死,逢难必上,逢险必上。打壶梯山,突击队有他,炸碉堡,抢机枪,被燃烧弹烧伤,浑然不顾;战东马村,突击队又有他,占了碉堡跟敌人拼,打起来不要命;在临皋,还是他,搜索时发现敌人,抢了制高点,把敌人截住压着打。入伍日子不长,战功立了不少。这次突击队还有他,实属必然。

  11月27日,夜色浓重。张富清和两名战友,三人一组,夜袭永丰!

  突击队员,一人身上手榴弹二十多颗,炸药包两个,冲锋枪一挺,全套三四十斤的装备在身,沿城墙砖缝?#23454;?#32780;上。四米多高的城墙,张富清心一横:不成功就牺牲,牺牲也光荣!第一个翻越城墙。敌人惊觉,潮涌而至,八方四围,战成一团。好个张富清,狭路相逢,勇者无敌,手端冲锋枪,火舌所向,无不披靡,七八个敌人应声倒地。才想起,刚才头顶一沉?一摸,一手血:子弹擦过头顶,头皮卷起半边。顾不得,眼前敌人又至。

  放倒敌人,又见碉堡。弹雨如?#28023;?#30524;疾腿快;?#26053;?#28789;巧,逼到近前。论炸碉堡,张富清不是新手:手榴弹、炸药包,挖个土坑放置好;衣服撕成布条,系在手榴弹拉环上,另一头手里攥紧,撤到爆炸死角。“轰隆隆?#20445;?#19968;个碉堡掀了盖;“轰隆隆?#20445;?#21448;一个碉堡报了销。数不过来的子弹挟着数不过来的枪响,火光映出数不过来的敌人。不知是过了一整夜,还是?#36824;?#19968;刻钟,城墙告破,大军进城。

  胜利的曙光,照亮11月28日的清晨。突击队员张富清,杀敌无数,死里“夺”生。是役,他以一己之身,炸毁碉堡两座,缴获机枪两挺。他四下顾盼,却再没见一起突击的两位战友。

  永丰一胜,牺牲惨烈,部队一夜之间换了三个营长、八个连长。但战果重大,影响深?#19969;?#20026;表彰战功,纵队司令员王震亲自为张富清戴上军功章,西北野战军司令彭德怀,握着张富清的手说:你在永丰战役表现突出,立了?#28142;?#21151;哇!红彤彤的报功书,彭德?#22478;?#32626;,直发汉中老家。

  然而,战场上没有功成身退,只有突击、突击、再突击!

  身负功勋的张富清,仍随部队一路进军。战陕中,战陇东,战天水,战西宁……千里奔驰,攻坚克难。战火连天,物资短缺,连鞋子?#23478;?#38752;编草鞋自给自足;祁连山中,九?#36335;?#38634;,百余名战友长眠风雪之?#23567;?#27492;时,新生共和国的筹备?#28982;?#26397;天,张富清和战友们却依旧在战火中前进、前进、前进。

  1949年10月1日——“中国人民,从此站起来了!”

  新中国成立,西北战火未熄,张富清随部队挺进神秘苍凉的新疆大地。出哈密,过阿拉尔,入喀什,冒夏暑冬寒,斗特务土匪,修部队营房,且战且垦荒。

  孰料,“三八线”烽烟骤起,志愿军跨过鸭?#25506;?#20445;家卫国,奋力冲杀。远在新疆,还没过上几天安稳日子的张富清,又坐不住了。朝鲜前线急需补充有经验的指战员,组织上问到张富清,回答毫无悬念。

  ?#28044;?#20160;出发,到北京集结,“八千里路云和月”。风沙遮眼,昼曝夜寒。?#25151;?#24046;,大多?#23458;?#27493;;没水喝,口鼻燥出血。尽管这次不用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,但朝鲜半岛的炮火仍砸在张富清和战友们心上。他们无心休整,星夜兼程,奔赴战场……

  时光流转,世事沧桑。

  张富清和他的战友们,千千万万的英雄们,如一场壮阔的流星雨,突入历史的夜空……

  二

  弹指一挥间。

  2018年12月3日。立冬?#21387;?#20908;至未至,平静的一天。

  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工作,正在湖北恩施的来凤县展开。在县人社局当班的信息采集员聂海波,接待了一位五十多岁的本地汉子。

  本地汉子名叫张健全。他这次来,是替他老父亲提交材料。老爷子九十多岁,身体?#39038;?#30828;朗。张健全知道父?#36164;?#20010;转业军人,但打他出生起,父亲就已经在地方工作。父亲的行伍生涯,张健全未曾亲见,也很少听说。这次带来的,也只是些最基本的证明。

  聂海波告诉张健全:这次信息采集要详尽登录老兵们的功勋战绩,凡有相关证明,需一齐带来。兹事体大,张健全表示要回去跟父亲“汇报”一下。

  张健全回来时,手里多了一个红布包。这个红布包里的东西,远远超出聂海波的预料:

  一枚奖?#38534;?950年,西北军政委员会颁发的“人民功臣”奖章;

  一封报功书——通告“在陕西永丰城战?#20998;?#21191;敢杀敌”荣获特等功,“实为贵府之光,我军之荣,特此驰报鸿禧并致贺礼?#20445;?#33853;款是“西北野战军兼政委彭德怀,政治部主任甘泗淇、副主任张德生”;

  一份立功登记表——“48.6,壶梯山,五师,师一等功,师的战(斗)英(雄)”“48.7,东马村,十四团,团一等功”“48.9,临皋,五师,师二等功”“48.10,永丰,二军,军一等功,战斗英雄”。

  ?#21834;?#20219;突击组长,攻下敌人碉堡一个……”

  ?#21834;?#24102;突击组六人,扫清敌人外围……”

  ?#21834;?#21387;制了敌人封锁火力,完成了截击敌人任务……”

  ?#21834;?#32564;机枪两挺,打退敌人数次反扑……”

  聂海波震惊了。一个?#36335;?#20174;革命故事里跳出来的战斗英雄,一个满载功勋百战而归的战场传奇,此刻就在来凤,鲜活而平静,?#29976;?#24180;无人知晓。

  张健全更没想到,这些硝烟中?#32654;?#30340;非凡功勋,其主人就是他最熟悉的亲人——父亲张富清。

  之后很长时间,张健全都会在默默注视父?#36164;保?#22238;味当时的心情。是震惊吗?对生于和平年代的张健全来说,“战斗英雄”四个字,像是历史教材上的措辞,和眼前熟悉而慈祥的父亲,难以联系到一起。他只能在后来?#28142;?#21448;?#28142;?#30340;讲述与聆听中,像?#22353;突?#19968;样,一笔一笔、一层一层地为这画卷补回壮烈的色彩,品咂“九死一生”四个字的本?#19969;?/p>

  不止张健全。张富清两儿两女,身边?#36127;?#25152;有?#40092;?#20182;的人,都不知道这段被张富清刻意尘封的往事。或许只有他的妻子孙玉兰是个例外:因为丈夫头顶的疤,因为他腋下燃烧弹的灼痕,因为他那一口被炮火震得早早脱落的牙齿……这些外人不得而知的伤痕,是张富清隐秘无声的另一份报功书。

  一个疑问,在所有人心中盘旋:张富清,为什么将战功“隐瞒”这么久?

  湖北当地?#25945;?#38395;讯而至。记者到了来凤,提出采访要求,张富清却一口回绝。

  无奈之下,只得出“下策?#20445;喝?#24352;健全“哄”老爷子,说是省里来人了解情况。张富清听说“组织来人”了,同意“公事公办?#20445;?#20960;位记者终于得见老英雄。

  报道刊出,张富清看到自己“见报?#20445;?#24594;问张健全:不说是省里来人吗?咋还见报了?张健全只得装傻:可能是他们回去讲给?#25945;?#30340;。张富清哼笑?#24178;?#20063;不多说。又过几天,?#25945;?#21448;来约做深度报道,张健全刚一张口,张富清早心里有数:“组织上”又来人?不见!

  一筹莫展时,一位?#25945;?#20154;给张健全支了“高?#23567;保?#21578;诉老爷子,你今天把自己的事迹讲出来,让?#25945;?#23459;传出去,就是和平年代给党和人民做新的贡?#20303;?/p>

  有时候,大实话就是最高的?#23567;?/p>

  老兵?#40092;?#30340;“城门?#20445;?#36880;渐向?#25945;?#25950;开。要采访,要拍摄,只要记者们站到他面前,各种要求没有半个不字——为党和人民完成任务,张富清从不含糊。

  到了这时,更多的人才得见老英雄的真容?#22909;?#33394;白净红润,轮廓柔和安详,是位和蔼的老爷爷;整洁的藏蓝色夹克,端正的深色鸭舌?#20445;?#20381;然透出军人的一丝不?#19969;?#20182;说话语速缓慢却坚定,?#31034;?#22914;钢钉颗颗敲在地上。

  也是到了这时,人们才终于了解张富清隐瞒战功的理由:

  “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,有多少都牺牲了。他们的功劳,比我要大得多。比起他们来,我有什么资格‘摆’自己啊!”

  张富清哽?#23454;廝党?#36825;?#20301;?#26102;,在场的人震撼了。远在天涯,无数的观众和网友震撼了。这不同于“惊?#30452;?#21151;书”时人们的讶异,而是如此?#30475;狻?#26420;素的心灵,对人心深处的撞击。

  永丰城头,无法再次得见的突击队战友,是张富清心里的痛。每一场战役中倒下的战友,都是他心里的痛。每每忆起,泪洒两?#23567;?#20294;战友们更是他心中的榜样——为党、为人民、为国家牺牲一切,死而后已。这份功劳,在张富清心中,?#26007;?#19968;?#21462;?#29305;等可以衡量。在这样的战友面前,张富清永远把自己看作一个无足称颂的“后进生?#20445;何?#26377;勉力,唯有奉献,唯有继续向前,此生不渝。

  从永丰,到来凤,近千公里的距离,跨越数十年光阴,被张富清的传奇人生连接起来。

  战场上的星,在来凤依旧默默照耀一?#20581;?/p>

  

image.png


  图④:张富清年轻时军装照。资料照片图⑤:张富清在家看书学?#21834;?/p>

  三

  从恩施机场下飞机,驱车一百多公里,辗转进入鄂西南的最远端。湘鄂渝三省份交界处,便是“一?#30424;?#19977;省”的来凤县。

  翻武陵山而去,便是张家界风景区,大名鼎鼎;沿酉水而下,便是旅游胜地湘西,鼎鼎大名。来凤在名胜双峰间的谷地,少为人知。2019年4月,才刚?#29031;?#21435;贫困帽子。

  张富清到来凤,却与这份“少为人知”大有关联。

  历史翻回1953年。驰援朝鲜战场的张富清历经月余,终于抵达集结地北京,前线?#21019;?#26469;战事?#27721;?#30340;消息。7月27日,《朝鲜停战协定》正?#35282;?#35746;。张富清被派往防空部队文化速成中学,在天津、南昌、武汉学习文化课。两年过去,张富清在1955年光荣毕业——抉择的时候到了。

  转业。国?#37326;?#19994;待兴,需要有文化的军转干部支援地?#20581;?#21457;展生产。在战场上破敌无数的张富清,这次,祖国需要他去做一个建设者。虽有留恋,欣然领命。

  回老家陕西汉中?挂甲归田,衣锦还乡,似乎是人之常情。

  然而,共产党人张富清,突击队员张富清,有别的选择。

  “湖北恩施偏远艰苦,情况复杂,很需要干部。”

  服从组织?#25165;?突击队员再次收拾?#24515;遙?#21521;偏?#38431;?#33392;苦发起冲锋。

  但这?#28142;危?#24352;富清不是孤身一人?#19979;貳?#20182;没有选择回到家乡,?#21019;?#23478;乡带走了一个人:妻子孙玉兰。

  孙玉兰,和张富清同村,比张富清小十一岁。张富清在外征战,孙玉兰在村里做?#20061;?#24178;部,去张富清家慰问过军属、?#22812;?#20809;荣牌?#20445;次?#26366;谋面。新中国成立后,张富清回家探亲,这才让孙玉兰见了真人。一个是青春正好,一个是英姿飒爽。“美人爱英雄?#20445;?#32418;线就这样牵起来。

  孙玉兰被张富清邀去武?#28023;?#22905;没多想,只当去玩。到了武?#28023;?#21364;被张富清“正面进攻?#20445;?#25105;要去湖北恩施工作,很远,很艰苦,你?#25954;?#36319;我一起去吗?

  是浪漫?是情怀?是责任?在那个年代,细论这些似乎?#21152;行?#19981;解风情”。婚事就这样成了,二人在武汉领了结婚证,一路奔恩施而去。

  1955年,刚刚起步的新中国,一趟省内旅程,却是?#21069;恪?#23665;高水长”。水路的船儿摇啊摇,转到陆路的车儿晃啊晃,下车又是两只脚?#35013;?#36208;啊走,朝也?#19979;罰?#26286;也?#19979;貳?#32456;于到了恩施,胜利抵达?还早呢。张富清选定的目的地,是偏远困难的恩施?#26053;媯?#26368;偏远困难的县——来凤。

  从汉口到来凤,张富清走了整整七天。

  三省交界,?#20132;?#36335;远,县城不过三街九巷、五千多人,生产长期凋敝。初到来凤,张富清所见并不如“有凤来仪”的名字?#21069;?#32654;好。第一份工作,张富清就摊上“天大的事”——“民以食为天?#20445;?#20986;任城关粮油所主任。

  当其时,“一五?#22868;?#21010;刚?#19979;恚?#25630;工业,求发展,粮食供应是大事。“统?#21644;?#38144;”政策下,一边是来凤农业不发达、粮食不好收,一边是粮食需求大、口粮不够分。一斤粮?#20445;?#32769;百姓拿去换五斤红薯,吃得糙总比饿着强。

  难!可突击队员,就是?#22402;?#22362;克难的。

  张富清“生产”“分配”两头抓:这一头,想方设法搞起大米加工厂,提高精米供应;那一头,严把分配关,人人都平?#21462;?#26576;机关派人来买米,张口就要多分细米,张富清一句话呛回去?#21917;?#20247;都不?#24576;??#22402;?#30697;办。县里一位领导听闻“提?#36873;?#24352;富清,不要太固执。张富清一番话掷地有声:谁也不能搞特殊,不然就是违反了党的政策!

  战士对纪律的遵从,党员对人民的?#39029;希?#36825;两种?#20998;剩战?#29076;铸成他公仆生涯的底色。

  1959年,把粮食工作做得有声有色的张富清,接到另一个攻坚任务:到三胡区担任?#40763;?#38271;。

  这个三胡区,有点来头。来凤民谚里,人称“穷三胡?#20445;和?#22320;贫瘠,灌?#25964;?#29983;,农业基础差,许多群众穷得缺衣少食。又赶上连年大?#25285;甘城甘眨?#19981;少人饿?#33945;?#19978;浮?#20303;?/p>

  难!又是困难!

  张富清决心上山驻村,?#36164;?#25235;生产。告别妻子孩子,住进最困难的农户家,同吃同住同劳动,一扎就是几个月。

  三胡的群众不以为意:你一个区里的干部,走走过场,还真能帮上忙?再加上张富清一口陕西话,老百姓听不太懂,一句只当半句听。张富清不着急也不辩解:口音听不懂,他就慢点说;干活信不过,他就多干点。挖渠松土,挑粪背种,比干自?#19968;?#36824;卖力。吃,群众吃啥他吃啥,粮票给的比吃的多;住,群众住哪他住哪,吊?#24597;?#37324;,?#26053;?#23478;畜跑,上面人睡觉,人身上还蹦跳蚤。“张?#40763;?#38271;”睡得没二话,天亮起?#27493;?#30528;干。

  人心都是肉长的。三胡的群众看在眼里,啥样的心门也敞开了,跟着张富清一起抓农业、促生产,共渡难关。

  最困难的时期,县里为减轻负担,精减机构人员。妻子孙玉兰在三胡供销社工作,张富清动员她“下岗”。孙玉兰气不过:我又没?#24178;?#38169;误,?#26087;?张富清耐心劝解:你不下岗,我怎么做别人工作?

  也罢!孙玉?#21152;?#19981;是不熟悉丈夫的脾性,只能依了他。孙玉兰只能捡柴、喂猪、做保姆、干缝纫工,贴补家用。

  如果说“张富清在三胡”是一场战役,这枚军功章,必有孙玉兰的一半。

  四

  突击队员的突击还在继续。1975年,张富清出任卯?#22402;?#31038;(现百福司镇和漫水乡)副主任。

  除了“穷三胡?#20445;?#27665;谚还有一句“富卯?#30784;保?#23665;中有茶树,林中产桐油,河边有船厂,堪称来凤金库。可这次张富清抱着“?#20160;睢保?#21364;挑了最没?#36864;?#30340;干法:选了海拔最高、位?#31859;?#20559;、最穷最艰苦的高?#22402;?#29702;区(现高?#21019;?驻片,一头扎进大山?#23567;?/p>

  “我们光当?#23500;?#23448;不行,还要当战斗员。”和什么战斗?和贫困斗,和群众面对的困?#35759;?突击队员再突击。

  这一年,“战斗员”张富清已经五十一岁。

  高洞,顾名?#23478;澹?#39640;。来凤县城海拔四百多米,高洞海?#25105;?#21315;二百多米,深?#26377;?#23830;之上、峰岭之间。不通水,不通电,不通路。进进出出,只靠两只脚板;物资流通,只靠肩挑?#26216;浮?#27599;年上缴供应粮,全生产?#27704;?#21147;齐动员,大干一周才算完。稍大点的物件,肩背无法承担,只能望山?#39042;尽?/p>

  困难,再次横亘于前。进不去出不来的高洞,就像当年碉堡封锁的永丰城。必须得炸出一条通路来——那就炸!张富清亲自披挂,领着村民,炸山修路。

  跑立项,筹资金,买物资,搞勘?#20581;?#25112;场上走不烂的铁脚板,上山下山,辗转?#30142;āC刻?#26089;上,高洞的大喇叭准时催促村民出工,工地上准时出现张富清的身影。条件简陋,物资短缺,炸山用的雷管炸药都紧张。搬碎石,平路面,全靠人力。张富清满面灰土,?#30171;?#27665;汗洒?#28142;Α?/p>

  寒来暑往,农忙农闲,一条挂在崖壁上的路,终于慢慢?#30001;?#21040;高?#30784;?#27877;土沙石路,虽显简陋,也够让高?#21019;?#27665;出行告别脚板,?#33945;下?#23376;。孩子们睁大眼睛,第?#28142;渭?#35777;拖拉机开进高洞,第?#28142;巍?#20139;受”坐着马车去镇里上学。正是春潮将起时,小孩子走出去,新希望迎进来。

  斗转?#19988;啤?#24352;富清开出的这条路,如今已修成盘山的硬化路。高?#21019;?#37324;,当年?#28205;有?#36335;的村民,已经很难追忆起张富清在高洞的只?#20113;?#35821;。但村委会外,白绿涂装的“村村通客车”正在太阳下亮得发光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?#27597;?#20043;风?#24403;欏?#27599;每突击在时代前线的张富清,这?#25105;?#19981;例外?#26097;?#20219;县建行副行长。

  这一边,?#27597;?#24320;放,经济发展,处处?#20204;?#37027;一边,县建行初创,?#31181;?#25520;开数,上上下下五个人,办公室要靠“借住?#20445;?#29467;一看就是个草台班子。条件困难,任务艰巨,又是熟悉的剧情。这,大概就是突击队员的宿命。

  当时,正?#21040;ㄐ小安?#25913;贷?#22791;母鎩?#36151;出去能不能收回来,大家心里没?#20303;?#24352;富清瞅?#21363;?#27454;大户——国有小型煤矿田?#29992;?#30719;,隔三差五去矿上,关注生产运营;到年底,索性拿出自己当年农村工作的法宝?#21644;?#21507;同住。打背包,下厂房,和工人吃住在一起。一线的情况,心里有数,账面有?#20303;?/p>

  贷款顺利收回。好借?#27809;梗?#20877;借不难,贷款业务就这样一点点被盘活了。其中,张富清经手的业务,从没出过问题。

  1985年,张富清从县建行退休。三十载为人民服务的公仆生涯,宣告结束。

  从“一五?#22868;?#21010;到困难时期,从?#27597;?#28526;起到开放搞活,新中国前行的每一步,张富清都突击在前。在他身后,是生产发展的三胡,是终于通路的高洞,是稳健起步的县建?#23567;?#30041;下的,是?#39038;?#26159;心血,是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日日夜夜,以及,两袖清风。

  没留下的,只有他战斗英雄的名号。

  从粮油所到三胡区,从高?#21019;?#21040;县建行,说起好干部张富清,太多人能讲上几句,却没人知道,他曾经历过怎样的硝烟战火,于生死一线间斩将夺旗……

  十年。二十年。三十年。英雄默默行走在人民中间,如同一颗火红的心融入无边的霞光。

  五

  家,温暖的家。

  来凤县城,?#28142;?#19981;起眼的巷口,五层高的老式职工宿舍。悬挂着“光荣之家”的一扇?#20037;?#21518;,是退休后的张富清终于回到的——家。

  旧式的格局,泛黄的墙壁,褪色的墙围,漆面斑驳的木家具,无不诉说着岁月;但那一尘不染的清洁、各得其所的规整,?#30452;?#34360;生活的热情。最“现代”的,是客厅一台柜式空调,子女送的,舍不得用,拿?#21024;换?#24067;盖得妥帖,再摆上花篮。

  张富清的家庭,为他付出很多:老伴孙玉兰,离开供销社,一边干农活打杂工,一边将两儿两女拉扯成人,个中?#37327;啵?#38590;向外人道;大女儿早年患病,基层诊治条件有限,留下后遗症,?#20004;?#21482;能和老两口共同生活;上世纪六十年代,陕西老家,张富清的老母亲?#33267;?#20043;际,两封电报没?#20132;?#20799;子见最后一面——故乡山高路远,往返动辄十数天,又值困难时期,工作无法脱身。张富清在日记里痛心写下:忠孝不能两全。

  张富清对家庭给予的“回馈”很少:做了半辈子干部,家里人没?#32610;垂?#20809;”。对家人,张富清心里有一笔账:“干好工作,就是对亲人们的最好报答。”“在党的事业上,我?#21069;?#22823;家的事办好,我们的小家才会过得舒服。”——谁又能否?#22799;?今天这个“小家”安?#27704;?#20964;,正是无数个张富清为“大家”奋斗而得。这其中,自然也有张富清本人的一份。

  ?#20843;?#22914;此,退休了的张富清,还?#22681;?#23478;务多多承担。买菜做饭,清扫打理,为持家分忧尽力。而张富清做家务,也有自己的脾气,透着军人本色:?#36130;?#25972;理,必定符合“军标?#20445;?#34987;子用尺?#28044;?#25104;豆腐块;换季的被褥衣物,整齐叠好,打上背包带,“三横压两竖”;物件摆放,各得其所,用后归位;专?#25856;?#32435;的私人物品,譬如装着报功书的红布包,未经允许,亲儿子亲闺女也动不得……行伍生涯,铁的纪?#26705;?#28183;透灵魂。

  英雄?#37117;祝?#24515;底的沙场气概,?#21019;游?#35114;去。

  惟愿岁月如是静好,生活却总有旦夕祸福。2012年,张富清左膝脓肿,多方问药,竟无计可施。为避免恶化,最终只能做出无奈的选择?#33322;?#32930;。

  这一年,张富清八十八岁。年近九旬,坐?#19979;忠危?#20063;并非不能接受——

  可张富清,偏不。一生突击的身躯,哪耐得住轮椅上的枯坐?“我还有一条腿,我要站起来!”张富清发愿。

  图什么?继续为人民服务?怕给子女添麻烦?所谓本色,?#36874;恰?#30446;的论”所能解释。不图什么,只因他就是这样的人。

  突击队员张富清,八十八岁,向命运发起突击!

  扶着床边,扶着墙边,张富清用仅有的一条腿,重新学?#30333;?#36335;。沉重的假腿和助步器,成了张富清的?#20843;?#36523;物件”。助步器,形似四?#30424;首櫻?#24352;富清握过钢枪的手,紧紧把住“凳面”的抓手,借助四个?#26263;释取保?#25745;起自己的身体。

  强者的字典里,只?#23567;?#21069;?#23567;?#20108;字。

  亲人们就这样一天一天,见证着张富清一边挥汗如雨,一边步伐?#25112;?#28789;便。家中行走,已不需要旁人帮忙;门槛台阶,?#37096;?#20197;自?#26032;?#36807;。

  张富清再次回归了他的日常,只有上下楼时,需要亲人帮忙拿着助步器,张富清抓住楼梯扶手,用?#30452;?#30340;力量牵引着身体,一级一级走过去,就像战士攀援在铁索桥上,坚定地突进。

  六

  今年九十五岁的张富清,又有了新的任务:向?#25945;?#35762;出自己埋藏了六十多年的故事。

  突击队员,每一个任务都是光荣的,每一个任务也都是艰巨的。鲐背之年能为党和人民做贡献,张富清喜在心头,也依旧严阵?#28304;?/p>

  接到采访“任务?#20445;?#24352;富清当天都会早早起床,?#35789;?#21507;饭,整理仪表。多家?#25945;?#26469;来去去,提问往往有所重复,张富清不急不躁,都回答得妥妥当当。

  ?#30475;?#37319;访结束,张富清?#23478;?#22823;声地对?#20999;?#35760;者们说:“感谢你们,感谢同志们在政治上对我的关怀。你们?#37327;?#21862;!”

  ?#20999;?#29239;爷再见,爷爷保重身体”的祝愿,张富清?#28895;淮?#28165;楚。但他知道,组织没有忘记他,他完成了组织交给的任务。

  他曾经立下功勋。他曾经隐藏功勋。而今,他展示功勋。张富清完成的任务各种各样,但突击队员的身姿?#28216;錘谋洌?#27704;远向前,向前!前面,是祖国和人民最需要他的地?#20581;?/p>

  初心如炬,照彻一生。纵千难万险,此一去,不悔不休!

  突击!突击!突击!

  


  张富清的照片、报功书、立功证书。唐 俊摄


(责任编辑:杜格丽)
加载更多

?#25945;?#30697;阵

  • 看西部
   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
关于?#23601;?/a>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
富勒姆大名单
好运来时时彩手机版 90vs捷报比分 赢彩彩票下载安装到手机 龙虎和时时彩押注口诀 华兴平台代理注冊 时时彩评测 快乐时时开奖记录 澳洲幸运5是正规彩票吗 彩票pk10软件 十一选五投注技巧 网络百人牛牛能赢吗 帝豪娱乐平台 时时彩平台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 福运彩票平台注册 pk10软件计划手机免费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