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准扶亲?安徽一扶贫干部多亲属入贫 被指优亲厚友

  安徽?#24178;?#19968;扶贫干部多位亲戚入贫被指优亲厚友,精准扶贫还是精准扶亲

  脱贫攻坚战已经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。对于各地政府来说,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都是一份对人民群众沉甸甸的责任。近日,有安徽的听众向中国之声反映,在?#24178;?#21439;的一个村子里,村民进入贫困户名单,没有实质性的民主评议和公示,扶贫干部的多位亲戚都在贫困户名单中,精准扶贫,变成了“精准扶亲”。

  扶贫干部亲戚不符合贫困户条件,却都在贫困户名单

  ?#24178;?#21439;官庄坝镇龙潭村,李海良的妻?#26144;?#24180;有病,基本没有劳动能力。2016年,他被评定为村里的贫困户。李海良说,在家庭条件没有任何实质性改善的情况下,第二年,他就“脱了贫?#20445;?/p>

  “人家脱贫有的还领了2000元,有的领3000的,我没有领到钱,他没有通知我,我去到大队拿扶贫本去了,他说我脱贫了,光伏说是发电的,我又没有这个能力搞发电,我又不懂,这个没有什么项目,随便填的,没有项目。”

  没有得到实质性帮扶、没有入户调查、没有民主评议,李海良说,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脱了贫。向中国之声反映情况的听众杨浩说,别说脱贫没有民主评议,在龙潭村,就连“入贫”也没有经过民主评议和公示。那么,在这个龙潭村,被纳入贫困户的都是些什么人呢?杨浩说:

  “现在扶贫在我村大量造假,不少是有楼房有车的人家,我们村真正符合贫困户的,为什么评不?#22799;兀?#22240;为这些人都没给他送礼物,没钱给村干部送礼。”

  在杨浩的指认下,记者在当地走访发现,有个别贫困户家庭条件的确不好,但也确实存在有被列入贫困户名单的人员,居住在楼房里,甚至个别贫困户的家里还经营着超?#23567;?#25454;杨浩称,这些贫困户中,至少有四户是村干部杨风?#20303;?#25206;贫干部杨雪莲的亲戚家人:

  “比如我村杨勤旺家,家里有三栋楼房,他家在我村算是比较富裕的人家,还有就是我村扶贫干部杨雪莲家,杨雪莲是扶贫干部,贫困户就是她报,他自己的公爹是贫困户,她的大妈是贫困户,她的二大妈是贫困户,杨风雷的亲婶婶家里有楼房,就是贫困户。”

  龙潭村负责扶贫的村干部张传光承认,扶贫干部杨雪莲的家人不符合贫困户条件,但至今仍然是贫困户:

  张传光:“杨雪莲她是扶贫小组长,杨风雷是前任村干部。”

  杨浩:“杨雪莲的老公公曹广建符?#19979;?”

  张传光:“是的,那他现在也是的。这,咋?#30340;兀?#37027;当时比对程序没出来已经评上了,唉,再揭这事也没大意思了,明年2020年,就没有?#30149;!?/p>

  村民表示:没参加过民主评议,也未见张贴公告

  按照《?#24178;?#21439;扶贫开发建档立卡工作实施方案》的说法,?#24178;?#21439;贫困户认定的基本程序是,农户申请,在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和村级组织充分讨论的基础上,各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进行民主评议,村委会和驻村工作队核实后进行第一次公示,公示无异议的,报乡镇审核。乡镇审核确定全镇贫困户名单后,在各村第二次公示,公示无异议的,再报县扶贫办复审,复审结束后,在各村再公告。

  按说,如?#25628;?#26684;的程序性要求,不应该出现杨浩所反映的情况。

  在龙潭村走访调查期间,不少村民都明确表示,从来没有就贫困户的确定问题开过会,也没见张贴过的公示和公告:

  ?#25353;?#21397;所,贫困户搭这种厕所报销,就是卫生厕所,旱厕改造。我就问开挖掘机挖厕所的,你给俺也挖一个,人家问,大娘,你是不是贫困户。我说没有。人家?#30340;?#19981;能给你挖,你捞不着。就这么知道谁家是贫困户的。”

  没有履行相应的程序,这样的说法,甚至出现在多位贫困户口中:

  李海良:“谁公布啊?!没有公布过。”

  杨勤良:“这又不开会又不干啥的,他村干部想给谁就给谁。开过会,就是贫困户可以当清洁工扫垃圾,安排怎么干活,其它会没开过。贫困户名单外面?#24509;?#36148;过,就是每家贫困户给了个扶贫责任牌,让贴到贫困户家里。”

  村镇干部坚称程序一应俱全,

  被逼问后改口:前两年存在程序走过场情况

  ?#36824;?#26449;镇两级干部都坚定地说,这些程序一应俱全:

  龙潭村扶贫专干张传光:“这村里所有的啥事都公示,都公开。哪一批都有公示,包括所有村里打的纸样,都?#33945;?#20844;示栏,他得贴?#38454;?#28982;村,都有图片,都留照?#31232;!?/p>

  官庄坝镇副镇长张杨:“要是说没有评选,那?#23383;?#40657;字都写着呢。老百姓参加,村民小组里评议。公示肯定是公示了,有时你不一定能看到。”

  然而,按龙潭村扶贫干部杨雪莲的说法,民主评议也好,公示也罢,名义上都?#20146;?#20102;的。她这样回复村民杨浩的疑问。

  杨雪莲:“贴公示了,都在大队贴的公示。民主评议上面也写着有。谁去谁就看。”

  杨浩:“召集老百姓了没有?”

  杨雪莲:“这时候?#22799;?#20799;召集老百姓统一去开会的。”

  杨浩:?#23433;?#35828;统一开会吧,起码村里老百姓得知道这个事儿啊。啥叫民主评议?不就是老百姓评议嘛。”

  杨雪莲:“也是这样的道理。”

  杨浩:“但?#20146;?#20102;吗?”

  杨雪莲:“那这村里的事情,做不做的……它做?#20146;?#20102;,写出来当然是有民主评议的。”

  民主评议、两公示一公告,这些程序性的规定,是保证“识真贫、扶真贫、真扶贫”的第一道关口。如果这些程序都履行了,为?#20301;?#26377;不符合条件的人员被认定为贫困户呢?在一番追问之下,官庄坝镇副镇长张杨改口称,前两年的?#21453;?#22312;相关程序走过场的情况:

  张杨:“现在评贫困户不是哪些人或者哪些干部说了算,都是经过村民小组评议的。”

  杨浩:“前两年按程序办了吗?”

  张杨:“那前两年那没有。贫困县,国家规定,贫困发生?#26102;?#39035;高于多少一定数值,才能评选上贫困县。原来14、15年都是随便报上去的,14、15年你找吧,那干部都是贫困户。从16年“回头看?#20445;?#20174;那时候开始才严格起来的。”

  按照扶贫干部杨雪莲的说法,当年谁能算贫困户,就是村干部杨风雷说了算:

  杨雪莲:“那时候他说让谁进就进了,那时候以前早不知道他怎么报的,俺在大队里也说他了,不该进的年轻的你怎么都让他们都进来了。”

  杨浩:“那时候咱庄上大量不符合的怎么进的?”

  杨雪莲:“具体的,靠关系。老百姓那以前人际关系不一样。”

  龙潭村负责扶贫的村干部张传光也证实了这一点:

  “扶贫专干他能报我这儿,我再报到咱这个镇扶贫办,这样才能入系?#22330;?#20182;报一户咱了解一户,他不来上报,咱咋了解?”

  官庄坝镇副镇长张杨,也不否认存在这种情况:

  张杨:“确实有些干部公报私仇,和他有仇的他不给人家报贫困户,这种情况有,但是,你不说不反映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今年,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。没有农村的小康,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,就没有全面小康。精准扶贫,就是要精准识别、精准帮扶,进而做到精准脱贫。在安徽?#24178;?#30340;龙潭村,怎么变成了一场讲远近、论亲仇、拉关系的“精准扶亲”?我们期待有关方面给出一个解释。

  (记者 李行健 肖源)


(责任编辑:杜格丽)
加载更多

?#25945;?#30697;阵

  • 看西部
   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
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
富勒姆大名单
360票老时时 体彩31选7中奖条件 pk10四码全天计划 山东11选5开奖号码 河北11选5推荐理计划 幸运快三有规律吗 体新时时 彩金捕鱼游戏 时时走势图五星综合 5分赛车骗局 时时彩保本1124打法 最新时时彩注册送20 手游棋牌代理充值犯法么 广东时时地址在哪里 山东11选五走牛遗漏 聚合宝盒破解2019